Sunday, June 18, 2017

2017 法國高中會考哲學考題

6 月 15 日法國 2017 年高考開始,哲學科一如既往打頭陣。法國高中哲學科由拿破崙於 1808 年創立,高考必修,不論修讀文科(littéraire)、理科(scientifique)或經濟社會科(économique et social)亦須應考,每年約有 60 多萬名考生參加。題目三揀一,4 小時論文形式作答。今年題目分 4 組,考題如下:
文學組(Bac L)
1. 觀察是否足以致知?
2. 權利範圍內的行為是否一概合理?
3. 試析盧梭「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1755)選段:
「一位名作家(莫佩爾蒂:法國 18 世紀數學家及哲學家)曾估算人生的幸與不幸,發現後者大幅多出前者,整體而言,人生是一份惡劣的禮物。對此結論我並不訝異:他從文明人(l’homme Civil)的律法推論;假如他能升華至自然人(l’homme Naturel),我們即可判斷他將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他將發現人類除了自尋的煩惱以及自然的規律,其實並無太多不幸。我們能令自己如此不快,其實殊不簡單。一方面,我們見識到如此多的人類勞作、科學、藝術、勞力,填滿深淵,移平山脈,擊碎石塊,穿鑿湖泊,土地被填平,沼澤被抽乾,河流得以泛遊,大廈得以矗立,海洋佈滿船與水手;另一方面,當去研究一下有哪些事真正裨益人類福祉,我們只能訝異於比例的失調,遺憾於人類的盲目,只為助長其愚昧及自戀,令其不斷追逐不幸,失落了本來自然美好天性的免疫力。」
--------------------------
科學組(Bac S)
1. 捍衛權利,是否等於捍衛利益?
2. 人能否從自身文化中解放?
3. 試析傅柯「言論寫作集」(1978)選段:
「極端而言,人生由「犯錯的能力」定義。或者正因如此,異常(l’anomalie)一再出現於所有生物學的範疇,引發了演化歷程和突變,導致了一種獨特異變,一種「遺傳錯誤」,令人類永遠無法在自身找到自己,執意犯錯(errer),最終釀成錯誤(l’erreur)。承認上述概念,等於承認人生本身注定了這種命運,承認錯誤紮根於一概人類思想及其歷史。對錯兩立及其附加價值,乃至不同社會及組織的權力效應,不過是回應於人生「可能犯錯」的本質。若說科學的歷史是不連貫的,亦即不能作為一連串「糾錯」去分析,一如對錯的種種新形式永遠無法達致解放以及抵達真理,錯誤並非遺漏或是真理遲到,而是人生及其物種時間(temps de l’espèce)固有的維度。」
--------------------------
經濟社會組(Bac ES)
1. 理性能否解釋一切?
2. 藝術品是否必須美麗?
3. 試析霍布斯「利維坦」(1651)選段:
「由於世上並無一個共和國能夠立法監管一切人類言行,很自然地,在不成文法律轄下的所有領域中,民眾有自由按個人理由行事,謀取最大利益,因為若果我們將自由等同於身體自由,亦即不受束縛和監禁,那麼熱切高呼追求一種既有自由這種行為就會顯得荒謬。另一方面,假如我們將自由視作法律下的自由,那麼爭取所有人自主人生的自由這種行為將會一樣荒謬。不論要求多麼荒謬,他們的確如此要求;他們不明白假如無人(或眾人)手持利劍執行法律,法律將會形同虛設。因此,人民的自由僅存在於主權國度經由規管人類行為所默許的活動,例如買賣和簽約的自由,選擇居所、食物、工作和按個人方式教育子女,等等。」
--------------------------
科技組(Bac technologique)
1. 理性有否壞的用法?
2. 快樂是否必須追尋?
3. 試析涂爾幹「教育與社會學」(1922)選段:
「一旦從社會中抽離,人類就會淪為獸類。假如人類能超越動物的階段,首先他不能被縮減為個人努力的成果,而需與同類定期合作,從而加強各人的表現;其次,世代間的勞動成果不可斷絕,動物所學到的經驗限於一生,無法傳遞,相反人類經驗則能靠書籍、文物、工具等方法留存後世,自然大地由是日益肥沃。人類智慧不但並無隨世代交替而消散,反而無限累積,而人類正正藉此超越動物,甚至超越自己。然而,一如上述合作關係,這種累積只有經由社會實現於社會之中,才有可能發生。」

Wednesday, June 14, 2017

小鰻魚如何穿越鯊魚群、長征2400公里回到出生地傳宗接代

小鰻魚如何穿越鯊魚群、長征2400公里回到出生地傳宗接代

文/林翰佐(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科學月刊總編輯)

(http://www.peoplenews.tw/news/1731591a-dcb9-492d-8564-6d20f54c70ab)
鰻魚的迴游
現在多數人對鰻魚的主要印象大多來自於香噴噴的鰻魚飯,但在美味可口的背後,鰻魚的一生仍有許多有趣的未解之謎。鰻魚與鮭魚是動物界著名的洄游性魚類,兩者的一生都注定了一趟壯遊,不過牠們漂泊的方向則是恰恰相反的;鮭魚的一生開始於淡水河流,體型稍長之後便游入大海,然後在盛年之後歷經千辛萬苦回到了出生地,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之後力竭而亡,鰻魚的生命歷程則是始於大洋的深處,然後所產生的幼苗以浮游狀態回到陸棚的沿岸地區,後溯溪進入溪流,在溪流中渡過數年的成長期,然後再返回海中的產卵場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
目前科學家相信,臺灣常見的日本鰻鱺(Anguilla japonica)產卵場在馬里亞納海溝的西緣,位於關島附近的水域,而美洲鰻鱺(Anguilla rostrata)與歐洲鰻鱺(Anguilla anguilla)則以馬尾藻海(Sargasso Sea)為主要的產卵地,著名的百慕達三角洲便位於馬尾藻海的西緣。
成鰻回歸產卵地的研究
如果說自然界的鮭魚返鄉是一部壯闊的史詩巨片,那鰻魚的洄游無疑是一部懸疑劇。多年以來,為了獲得鰻魚洄游回到產卵地的確實證據,科學家們運用了許多生態學研究的方式,例如綁上不易損壞的號碼牌與聯絡資料,讓日後捕獲該魚的漁夫得以通報位置的繫放法,到最近因為電子科技的進步得以實現的GPS定位與訊號發送的技術。
不過即便如此,這樣的實驗仍然具有相當的難度,例如,即便足以洄游的鰻魚均已成年,它們的體型仍僅約在3~5公斤之間,想要在不影響鰻魚洄游狀態下獲得鰻魚位置的資料,需要縮小發報機的體積直到鰻魚可以攜行的標準,並且需要克服鰻魚在深潛狀況下無法進行定位以及訊號發送的問題。先前的研究也發現,鰻魚洄游過程其實佈滿殺機,以美洲鰻為例,洄游旅程當中會通過鯊魚出沒的區域,讓研究增添更多的挑戰。
直到2016年,一組加拿大的研究團隊在花費相當的經費與時間後,才成功實現鰻魚洄游的衛星標定技術,成功追蹤一隻美洲鰻鱺回到產卵場──馬尾藻海附近水域,這隻重量約3公斤的年輕鰻魚,一共花了45天的時間,游了近2400公里左右的距離。這項實驗驗證了先前科學家們的假設,成年鰻魚的確有能力可以回到產卵地,來達成傳宗接代的任務。
鰻魚苗的尋根之旅
鰻魚在產卵地產卵的真實狀況目前所知甚少,然而從一些觀察當中仍可以透露出一些端睨,例如從鰻魚苗的捕撈經驗來說,魚苗的出現是成批的,暗示著鰻魚在產卵地的交配行為有同步化的趨勢,成年的鰻魚可能隨著月週期舉行難以想像的巨型派對,然後同時產下數以兆計的鰻魚卵。
鰻魚卵在孵化後會呈現葉子狀的特殊形態,這種我們稱為「柳葉鰻」的幼苗會隨著洋流以蜉蝣狀態進行海上漂流,大約經過數個月的時間從產卵地抵達大陸棚沿岸,此時的鰻魚苗會進化成為透明線型外觀的「玻璃鰻」,這就是漁民於每年東北季風來臨之際在海邊辛勤捕撈的鰻苗。
地磁是鰻魚尋根之旅的關鍵
前述的故事雖然合於邏輯,但有些重要的細節顯然仍缺乏合理的交代。譬如即便洋流是鰻魚幼苗長途旅行的主要疏運工具,不過洋流本身無法進行「戶對戶(door to door)」的服務,在關鍵時刻,還是需要靠自身的力量把自己推向目的地。
重點是,鰻魚苗要如何知道「關鍵時刻」的到來,科學家們提供了許多種版本的假設,其中一種假設認為,鰻魚苗具有地磁的感受能力,並且具有「磁場地圖(magnetic map)」這種源自演化上的記憶,當鰻魚苗感知磁場接近的狀況,就會喚起鰻魚本能地進行某些行為因應。對於脆弱的鰻魚苗而言,擁有磁場地圖的能力顯然是重要的,唯有在對的時間上使盡全力,才能增進族群繁衍的機率。
在近日發表於《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的一篇文章當中,一組由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Chapel Hill),邁阿密大學與瑞士相關研究機構所組成的跨國研究團隊,嘗試探討鰻魚幼苗是否具有感受地磁的能力,並探討地磁上的細微變化是否影響牠們的游泳行為模式?這個研究團隊設計了一個相當特別的實驗設施,這個被稱為「競技場(arena)」的裝置是由一個25公分直徑的中心圓柱形壓克力盒以及外圍環繞於中間的12個小隔間所組成,每一個隔間大約可代表羅盤上的30度方位角,中間區與周邊的隔間具有活門供實驗操控。這樣的研究裝置可以在海洋下不同的深度狀態下進行實驗,這些科學家們便坐著海洋研究船,循著歐洲鰻鱺遷徙的路徑,分別選在百慕達三角洲附近海域,大西洋西北部與北部海域,利用這樣的裝置在海面下進行相關的研究。
研究團隊原本的預想是,鰻魚苗是具有地磁感應力的,這個地磁感應能力具有導航上的指標,而讓鰻魚苗能夠朝向目標區前進。然而實驗的結果有些出人意表,科學家們的確發現鰻魚苗似乎具有感地磁變化的特殊能力,在不同地理位置下呈現具有特定方位的游泳行為,不過這些鰻苗的游泳方向跟原本的預期相去甚遠,在方向上近乎轉了180度,這點讓參與的科學家們不解。透過海洋數學模式專家的協助,這項謎團終究獲得了解答。透過電腦模擬,科學家們了解,也許這些看似莽撞的行為對魚苗而言反而是個明智的選擇,讓它們具有更高的機會進入到環繞於墨西哥灣後北上的大西洋環流(Atlantic current),讓這些歐洲鰻鱺的幼苗搭上便車,能更快速的到達歐洲。
生命科學的研究其實是需要建立在研究數據的累積,有時候實驗的假設跟後續的結果會有相當的出入,但就是因為如此,從事科學工作才會是有趣而充滿挑戰的工作,也因如此,我們更需敬天畏地,常保謙虛之心。
【延伸閱讀】
1. Lewis C. Naisbett-Jones et al., Magnetic Map Leads Juvenile European Eels to the Gulf Stream, Current Biology, Vol. 27: 1236–1240, 2017.
2.Elizabeth Pennisi, Young European eels may use magnetic fields to guide them home, Science, 2017.

Sunday, June 04, 2017

Grilled eel paired with sake and relaxed style

Ryo: Grilled eel perfectly paired with sake and relaxed style

BY 
SPECIAL TO THE JAPAN TIMES
(http://www.japantimes.co.jp/life/2017/06/03/food/ryo-grilled-eel-perfectly-paired-sake-relaxed-style/#.WTTtU-uGPct)
Specialist unagi restaurants generally fall into two categories. Most follow tradition, evoking the old days when grilled freshwater eel was a humble food of the masses. Others adopt a more sophisticated, formal approach for their eel cuisine. But Ryo boasts a style very much its own.
It doesn’t look much like a restaurant, either inside or out. The squat metal-frame building is barely noticeable from the street. You take an external stairway up to an unobtrusive front door. Inside, you find a low timber counter running the length of a narrow open kitchen. But the rest of the spacious chamber feels more like a living room or a musician’s den.
Album covers and guitars hang on the walls and second-hand furniture occupies the corners of the dining room. It feels comfortable and relaxed, like you’ve entered someone’s home. This is the calm, mellow domain of chef Ryo Murata.
Don’t get the wrong idea: Murata was born into a chef’s family and spent 13 years at one of Tokyo’s most respected unagi restaurants, the venerable Miyagawa-Honten in Tsukiji. Not only does he have all the skills, he also knows where to source the very tastiest eel.
However, when he opened his own place some four years ago, he created it very much in his own easygoing image. And instead of the standard, time-honored preparations — large fillets of grilled unagi basted with thick, sweet-savory kabayaki sauce and served over rice — he offers his eel as a series of smaller plates, with a range of cuts and contrasting textures.
Another difference: Every course in Murata’s tasting menu (¥8,800) is matched with sake, selected and served by his wife, Tomoko. Each sake in this pairing (figure about ¥4,500 in all) is warmed to the temperature that best complements the specific course. Many are undiluted and unpasteurized (muroka nama-genshu) and aged (koshu), with robust flavors and strong umami.
Murata’s menu changes with the seasons, but typically it opens with an amuse matched with an original cocktail, perhaps sake mixed with a cider-based aperitif and spritzed with Perrier. This leads into an excellent sashimi plate, as if to demonstrate Murata’s dexterity with fish other than eel.
The third course is one of his signature preparations: unagi shirayaki, an eel fillet grilled golden-brown and simply moistened with sake rather than daubed with sauce. Cut into little bite-sized morsels this is evidence that, in the right hands, unagi can be as light and delicate as any seafood.
After a tempura course of seasonal vegetables, Murata next shines a spotlight on three parts of the eel less commonly eaten: the backbone, dried and fried into crunchy “crackers” (hone-senbei); a skewer of grilled eel fin (engawa); and a single eel liver (kimo), seasoned to balance its inherent bitterness.
After another light, vegetable-centric dish it’s time for the “main” course: eel grilled, seasoned with kabayaki sauce (Murata’s own recipe) and served on rice in una-don style.
By this time you will be not only well filled, but likely floating on the heady fumes of the sake. Ryo is a remarkable place, unlike any other in Tokyo — and well-deserving of the Michelin star it won last autumn.

1-9-11 Higashiyama, Meguro-ku, Tokyo; 03-3712-1519; https://ryo-eel-sake.therestaurant.jp; open 6 p.m.-midnight (irregular closing days; check website); set menu about ¥13,000 (including sake pairing); closest station: Naka-Meguro; smoking not permitted; major cards accepted; English menu; some English spoken.

貓咪被馴化了兩次?

貓咪在歷史上被馴化了兩次?

(http://pansci.asia/archives/97940)

所有家貓的祖先一般認為都是來自北非的野貓(Felis silvestris lybica),可是科學家有個令人驚訝的發現,原來中國的農人五千年前養的家貓,是來自馴化的石虎。家貓的馴化在人類文明史中已知發生了兩次,分別是中東馴化的北非野貓和中國馴化的石虎,這也意味著家貓的馴化是農耕文明的必然結果。
早在 2001 年,中國考古學家就在中國陝西省泉護村遺址,發現兩隻貓的八塊頭骨化石。該化石顯示中國養貓的歷史至少有 5,300 年,此研究發表於 2014 年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 Natl Acad Sci USA)。
這些貓頭骨的尺寸和現代歐洲家貓差不多,但是比歐洲野貓的頭骨小。又,當時先民食用的主食是粟米,分析貓骨骼中的碳和氮顯示,那些家貓也食用粟米,顯示牠們被人類餵養,或是吃人類的殘羹剩飯。
不過該研究仍留下一個大問題,就是泉護村家貓的祖先是中東一萬年前馴化的非洲野貓,還是中亞野貓Felis silvestris ornata)或是石虎Prionailurus bengalensis)。如果是來自非洲野貓,那應該是透過古代的貿易路線,從中東流傳到中國農村的;如果是來自石虎,那意味著中國古代農人馴化了本土的野生貓科動物作為家貓。
為了解答這些問題,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 Jean-Denis Vigne 等人進一步分析了泉護村以及另外兩個中國村落遺址的貓骨骼。他們用幾何形態學的方法分析了那些家貓的下顎骨,用電腦計算了那些骨骼大小和形狀的上千個樣點,結果他們發現那些骨骼應該是來自石虎。
石虎,或俗稱山貓、錢貓,是貓科動物中分布最廣泛的物種,其分布地包括印尼、菲律賓、婆羅洲、中南半島、中國、朝鮮半島、台灣、印度、巴基斯坦等。俗稱為豹貓的家貓正確名稱應為孟加拉貓(Bengal Cat),是近年來刻意以石虎、家貓為親本,經人工混種、繁育的家貓品系之一。
回過頭來說,科學家排除了那些貓骨骼是來自野生石虎的可能,原因是:一來那些骨骼比野生石虎略小,而骨骼大小是馴化的特徵之一。二來至少其中一隻貓是被仔細安葬,全身保持完整。他們認為那些家貓即使馴化程度可能還不如現代的貓咪,但也應該是處於馴化的早期,而且和人類有密切關係。
人類居住地的食物,吸引了老鼠來偷食,野貓又被鼠輩吸引而來,人們發現貓能捕抓老鼠、控制鼠患之後,就開始設法讓貓咪留下來,進而發生了馴化。家貓的馴化來自不同物種而且在不同時間發生在不同地方,顯示農耕文明的生活方式讓人類有強烈的意圖馴化野貓。
雖然過去中國古代農夫馴化了石虎,可是中國的現代家貓還是可能都是來自非洲野貓,石虎的基因未必有遺留在中國現代家貓基因體中。這有可能是非洲野貓馴化成的家貓更溫馴親人,傳入中國後取代了馴化的石虎。
原學術論文:
  • Hu Y, et al. Earliest evidence for commensal processes of cat domestic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14;111: 116–120. doi: 10.1073/pnas.1311439110.
  • Vigne J-D, Guilaine J, Debue K, Haye L, Gérard P. Early taming of the cat in Cyprus. Science. 2004;304: 259. pmid:15073370 doi: 10.1126/science.1095335
  • Vigne JD, et al. Earliest “Domestic" Cats in China Identified as Leopard Cat (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PLoS One. 2016 Jan 22;11(1):e0147295. doi: 10.1371/journal.pone.0147295. eCollection 2016.

2016/05/28|


















































Friday, May 26, 2017

Abstract Information on the spawning migration, spawning ecology and life history of tropical eels in the Indo-Pacific region is very limited. The physiological and morp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tropical freshwater eels, Anguilla bicolor bicolor and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collected in Malaysia were examined in relation to their downstream migration patterns. A total of 455 eels were collected over monthly intervals between February 2014 and January 2016 and we examined both gonadosomatic index and gonad histology features. In both species, close positive relationships between advanced maturation stages and eye, fin, gonadosomatic indexes were found in males and females.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was found to be larger and heavier than A. bicolor bicolor at the time of seaward migration. The final stage of maturation for seaward spawning migration occurred throughout the year in A. bicolor bicolor, although that of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was estimated to six months due to the limited number of samples.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year-round spawning in the open ocean occurs in the tropical eel. This non-seasonal spawning ecology is notab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emperate eels, which are known to follow a well-defined spawning season, with spawning migrations generally taking place during autumn months.



. 2017; 7: 41649.

Opportunistic spawning of tropical anguillid eels Anguilla bicolor bicolor and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Abstract
Information on the spawning migration, spawning ecology and life history of tropical eels in the Indo-Pacific region is very limited. The physiological and morp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tropical freshwater eels, Anguilla bicolor bicolor and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collected in Malaysia were examined in relation to their downstream migration patterns. A total of 455 eels were collected over monthly intervals between February 2014 and January 2016 and we examined both gonadosomatic index and gonad histology features. In both species, close positive relationships between advanced maturation stages and eye, fin, gonadosomatic indexes were found in males and females.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was found to be larger and heavier than A. bicolor bicolor at the time of seaward migration. The final stage of maturation for seaward spawning migration occurred throughout the year in A. bicolor bicolor, although that of A. bengalensis bengalensis was estimated to six months due to the limited number of samples.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year-round spawning in the open ocean occurs in the tropical eel. This non-seasonal spawning ecology is notab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emperate eels, which are known to follow a well-defined spawning season, with spawning migrations generally taking place during autumn months.

海洋產卵遷移的成熟的最後階段全年發生在雙色雙色,雖然孟加拉孟山藥的估計為六個月,由於樣本數量有限。這些結果表明,在熱帶鰻魚中,在海洋中全年產卵。這種非季節性的產卵生態學特徵與溫帶鰻魚的生態學特徵有所不同,溫帶鰻魚已知遵循明確的產卵季節,通常在秋季出現產卵遷徙。

Monday, May 22, 2017

鰻魚放養管理及應遵行事項

鰻魚放養管理及應遵行事項

中華民國 103 年 11 月 14 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漁字第 1031347229A 號公告訂定發布,並自即日生效
中華民國 104 年 11 月 20 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漁字第 1041347753A 號公告修正發布全文14點,並修正名稱(原名稱:一百零三年至一百零四年鰻魚放養管理及應遵行事項)
中華民國 106 年 3 月 29 日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漁字第 1061346488A 號公告修正全文共14點,並自即日生效

(http://www.fa.gov.tw/cht/LawsCentralFisheries/content.aspx?id=53&chk=3a59489d-f378-465d-87c8-02faae582488&param=)
 
  • 一、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以下簡稱本會)為保育及永續利用鰻魚資源,依漁業法(以下簡稱本法)第四十四條第一項第九款規定,訂定本事項。
  • 二、本事項所稱鰻魚,指日本鰻(Anguilla japonica)及其他鰻鱺屬(Anguilla spp.)鰻魚之成鰻及稚鰻。
  •     前項所稱稚鰻,指中華民國輸出入貨品分類表號列 C.C.C. code 所稱之鰻線、鰻苗及幼鰻。
  • 三、從事鰻魚養殖經營人(以下簡稱養鰻業者),應依本事項規定取得許可,始得放養鰻魚。
  •     前項所稱養鰻業者,包括稚鰻養殖階段之業者(以下簡稱稚鰻育成業者)及稚鰻養殖至成鰻階段之業者(以下簡稱成鰻養殖業者)。
  • 四、養鰻業者,應符合下列資格之一:
    • (一) 取得前一年度之鰻魚放養許可文件。
    • (二) 近五年曾完成養殖漁業放養量申(查)報。
    • (三) 近五年曾為依外銷養殖鰻魚生產管理證明核發要點出口鰻魚之供貨人。
    • (四) 養鰻業者未符合前三款所定資格,而於近五年曾有鰻魚放養實績。

  •   前項資格屬本人或其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共同經營者,得合併認定。
    •  
  • 五、養鰻業者應於每年十月一日至十月二十日,填具申請書(格式如附件一),並檢附下列文件,向附件二所列之合作社或保證責任臺灣區鰻蝦生產合作社聯合社(以下簡稱聯合社)申請鰻魚放養,逾期不予受理:
    • (一) 養鰻業者之國民身分證影本;屬法人者應檢具法人登記證明文件影本。
    • (二) 土地使用權利證明文件:
      • 1、土地登記謄本及地籍圖謄本。
      • 2、屬都市土地者,應另檢附都市計畫土地使用登記證明文件。
      • 3、如非所有權人應檢附租賃契約等土地使用權利證明文件。
    • (三) 屬前點第一項第四款者,另應檢附放養實績證明文件。

  •   前項申請,養鰻業者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 (一) 加入合作社者:向加入之合作社申請;該合作社非屬附件二所列合作社者,向養殖場所在地之合作社申請;養殖場所在地無合作社者,向聯合社申請。
    • (二) 未加入合作社者:向養殖場所在地之合作社申請;養殖場所在地無合作社者,向聯合社申請。

  •     合作社及聯合社於受理養鰻業者申請後,應檢查文件是否備齊,並於當年十月二十五日前造冊送本會審查核發許可文件。
  •     養鰻業者曾提出申請,並已檢附第一項第二款之土地使用權利證明文件,且其土地使用權利無變動者,得以切結書代替該證明文件。
  •     本會因養鰻業者提供不正確資料或為不完全陳述而許可其鰻魚放養業者,應撤銷許可,並得於其後申請鰻魚放養時,扣減其稚鰻放養量上限。
    •  
  • 六、每年度全國總容許鰻線放養量,由本會於每年十一月一日前公告。
  •     前項所稱每年度,自每年十一月一日起至翌年十月三十一日止。
    • 七、成鰻養殖業者稚鰻放養量上限,由聯合社於每年十一月十五日前,衡平各成鰻養殖業者之合理需求,並依公開、公正原則統籌調配後,報本會核定。
    •     前項核定各成鰻養殖業者之稚鰻放養量以鰻線之重量為單位;放養鰻苗或幼鰻者,依放養尾數,以每公斤六千尾換算鰻線重量。
    •     第一項核定各成鰻養殖業者之稚鰻放養量應於取得許可之翌年五月三十一日前完成放養並申報;逾期未放養者,由本會廢止核定稚鰻放養量。但已購買稚鰻,並於該年五月三十一日前向本會申請同意者(申請書格式如附件三),得展延至該年十月三十一日前完成放養及申報。
    •     成鰻養殖業者依前項規定經本會同意展延,而未依限完成放養及申報者,其申請次一年度鰻魚放養時,本會應扣減其未完成之數量後核定其稚鰻放養量上限。
      • 八、當年度未用罄之賸餘稚鰻放養量,本會得於當年度七月一日前公告,由成鰻養殖業者申請再分配。
      •     前項申請,成鰻養殖業者之資格不受第四點規定限制;其申請程序準用第五點規定。但已取得當年度許可文件者,得免附相關文件。
      •     成鰻養殖業者再分配之賸餘稚鰻放養量上限,由聯合社於當年度七月十日前,衡平各成鰻養殖業者之合理需求,並依公開、公正原則統籌調配後,報本會核定。
        • 九、稚鰻育成業者應遵守下列事項:
          • (一) 於每年四月至十月期間,每月十日前檢具前一個月之稚鰻育成申報書(格式如附件四),向原申辦許可之合作社或聯合社申報稚鰻育成量。
          • (二) 填具供貨養殖場用藥紀錄(格式如附件五),並保存至少三年。
          • (三) 出售稚鰻應出具證明文件予買受人,並應製作銷售紀錄,保存至少三年。
        • 十、成鰻養殖業者應遵守下列事項: 
          • (一) 於稚鰻放養後十日內,檢具稚鰻放養許可文件、稚鰻育成業者出售稚鰻之證明文件、放養申報書(格式如附件六),向原申辦許可之合作社或聯合社申報實際放養規格及尾數;分批放養者,應逐批申報。
          • (二) 填具供貨養殖場飼養管理暨銷售紀錄(格式如附件七),並至少保存三年。
          • (三) 填具供貨養殖場用藥紀錄(格式如附件五),並至少保存三年。
        • 十一、本會或養殖場所在地直轄市、縣(市)政府得派員赴養鰻業者之養殖場查核;必要時,得委託聯合社或合作社辦理。
        •     依前項規定查核結果,有未符合第九點或前點規定者,本會應通知限期改善。未依限完成改善者,不予核定其申請次一年度鰻魚放養。
          • 十二、成鰻養殖業者依外銷養殖鰻魚生產管理證明核發要點規定供應外銷鰻魚,其供貨量不得超過實際放養鰻線重量之一千三百倍。
          •     前項外銷鰻魚於本會依核定放養許可之日起至第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得分不同年度、分多次累計供貨量,申請出口外銷。
            • 十三、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本會得依本法第六十五條規定,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 (一) 未經許可從事鰻魚養殖。
              • (二) 成鰻養殖業者之稚鰻放養量超過許可放養量。
              • (三) 稚鰻育成業者未依第九點申報稚鰻育成量。
              • (四) 成鰻養殖業者未依第十點申報稚鰻放養量。
              • (五) 規避、妨礙或拒絕本會或其委託之合作社及聯合社進行放養量查核。
            • 十四、第五點第三項核發許可文件、第七點核定各養鰻業者之稚鰻放養量上限、廢止稚鰻放養量許可及同意展延放養、第八點核定各養鰻業者再分配之賸餘稚鰻放養量上限等事項,本會得委託財團法人台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辦理。

            Monday, May 15, 2017

            歐盟警方搗毀向中國走私鰻魚犯罪集團


            歐盟警方搗毀向中國走私鰻魚犯罪集團

            2017年3月10日
            •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antonese.com/a/news-eu-police-nab-slippery-eel-smuggles-doing-trade-with-china-20170309/3759730.html)

            希臘和西班牙的警方在歐洲司法合作組織和歐洲刑警組織的支持下,搗毀了一個從歐洲向中國走私活鰻魚的國際犯罪網絡。歐洲刑警組織說,這是歐盟近年打擊瀕危物種走私活動努力最大的成功。
            根據歐洲司法合作組織和歐洲刑警組織星期三分別發表的聲明,西班牙和希臘當局協調行動,逮捕了17人,並沒收了重達約兩公噸、價值2百萬歐元(210萬美元)的歐洲鰻魚、數據存儲設備、文件、金條和豪華汽車和大約1百萬歐元現金。
            歐洲刑警組織的聲明說,在目前的季節,有大約10公噸的鰻魚被人從歐洲走私到中國,創造了據估計達1千萬歐元的利潤。
            歐洲司法合作組織的聲明說,在協調調查中,當局發現,一家總部在西班牙的公司從幾個歐盟成員國購買鰻魚,在鰻魚進入合法市場後,這家公司據稱又把鰻魚運到希臘,最終假造文件,以“鮮魚”的名義運往中國。

            Monday, May 08, 2017

            日本國會建議強化鰻魚棲息地保護及非法漁撈之取締


            日本國會建議強化鰻魚棲息地保護及非法漁撈之取締
            (http://www.fa.gov.tw/cht/PublicationsPubGlobal/)
            日本執政之自民黨水產委員會(召集人:中西祐介)、水產調查委員會(召集人:浜田靖一)於今年3月2日召開聯席會議,邀請日本水產廳就鰻魚資源管理與資源調查狀況進行報告。委員會要求針對鰻魚非法捕撈及其遏止提出對策之聲音不絕於耳。水產廳表示在日本鰻魚管理概況而言,因為國產之鰻苗不足,每年以進口20-30公噸鰻苗之方式來添補養殖之入池量。今年之鰻苗漁期從去年11月起迄今年1月底之入池量共11.3公噸(國內產量為7.2公噸,進口4.1公噸)管理方面則由捕獲日本鰻苗之國家,即日本、中國大陸與臺灣共同聲明各自削減入池量20%外,並實施每一個養殖場之種苗配額,以及為防止非法捕獲鰻苗,都道府縣將藉實施鰻苗漁業許可制等以強化鰻苗漁業之管理。

                    至於今後之因應對策方面,水產廳表示將與相關國家協商強化配額制度之維持與遵守,產卵親鰻之保護,與河川等生息環境之營造等。日本環境部彙整從去年9月迄今年2月討論之「保護日本鰻生息地之道」,其中有關親鰻生息環境之整備方面有(1)除縱向方面加強河川流量與水位之控制外,其流經水域之水路與水田等生息環境也要確保其連續性,就是縱向與橫向移動環境之確保;(2)改善其隱蔽場所並進行監測。

                    出席此一聯席會議之日本鰻魚聯合會表示「非法捕鰻苗之風氣十分猖獗」,內水面漁會則建議:「有利於日本鰻生息河川環境的整治,另外晚上鰻魚橫向移動時,應有非法捕魚之因應對策。」緣此議員根據以上之建議,作出「不但要注重生產現場之管理,連其流通也有必要管理,而且要強化取締措施」之意見。至於資源管理方面,自民黨之工作小組彙整其討論結果並進行報告。報告日本漁業管理特徵及資源管理精確度有提高之必要性,以及日本與美國等其他國家之資源評估與預算不同之分析等。與會議員表示:「美國列有違規取締之特別預算,日本在這方面之預算有增加之必要,另外水產研究教育機構之任務十分重要,應擴大橫向與縱向合作之檢討。」

                   
            李賢忠,摘譯自日刊水產經濟新聞,6 March 2017

            亞洲各國日本鰻苗入池量約22公噸

            亞洲各國日本鰻苗入池量約22公噸
            (http://www.fa.gov.tw/cht/PublicationsPubGlobal/)
            日本水產廳於2月14日發表迄2017年1月底為止之日本鰻種苗入池量統計,據此,2017年漁期(2016年11月到2017年1月)之入池量估計為11.3公噸,為去年之118%。光看今年1月之入池量之加計為5.5公噸而言,比去年之6.7公噸還少。2017年漁期開始時漁況頗佳,到去年12月底為止是2016年漁期二倍之入池量,這是過去三年中最好的,因此市場充滿樂觀之期待。然而年過後漁況急遽變差,而且全東亞之漁況均很低迷,因此入池量開始停滯不前。早期入池者為單年養殖,這些池均已大致滿池。而周年養殖者則因鰻苗之不漁而一籌莫展,今年1月的大潮並沒有來,因此較過去二年之漁獲量少,因此業界開始有入池量頂多停留在16-17公噸之看法。

                    另外根據業界之訊息顯示,迄2月上旬為止,日本超過13公噸之入池量,中國大陸超過7公噸、臺灣1公噸多,其中中國大陸與臺灣之入池意願比過去二年之意願高,但因鰻苗之漁況比不上2014年,一樣是受到年後低迷漁況之影響。

                   
            李賢忠,摘譯自日刊水產經濟新聞,16 February 2017